这个春节,疫情中居家一个月的心理历程

这个春节原本应该和人生中经历的许多春节一样,欢乐祥和,大家在家休息,聚餐,走亲访友。过完热闹的春节,大部分人初九就会返回到工作岗位,但一场突来其来的疫情改变了一切,原有的习惯全部被改变。大家从来没有想过让自己呆在家里会是这么的不适应。但为了更好的控制疫情,绝大部分人都响应了国家号召,为防治疫情贡献自己的力量。在此愿疫情早点滚蛋,对抗疫情的战役早点获胜。武汉加油,中国加油。

武汉加油,中国加油

这一个月,我作为千千万万普通人中的一员,基本上呆在家里。处在一个无疫情的乡镇是多么幸福的事情,这个月,个人还是出了点小事情,特以此文记录自己一个月的心理历程。记录有点杂乱。各位大师随意看看。

春天来了,油菜花开始开放了

水仙也开花了。

2020年1月17日,女儿学校放假了,下午从老家接着孩子直奔南京,我们单位23号放假,孩子一直说右腿有点疼痛,在网上预约了鼓楼医院的一个专家号,20号下午的号,在这之前有时候也会看到武汉说出现了新肺炎,但感觉离自己比较遥远,自己还是正常的生活。17号晚上带着孩子在南京江北的大洋百货吃饭,购买衣服,没见到人佩戴口罩。

地方封锁

到处是封路

乡镇主干道外牌照车不能进入

18号19号正常生活,20号下午带着孩子去鼓楼医院,这时南京街头还是正常的生活,基本没看到人带口罩,到了医院帮孩子检查,拍片。专家看了片子让第二天抽血化验,说了一句话,如果指标没问题就随便找个医生开点药吃,好吧,第一个心理折磨来了,担心只能放在心里,带着孩子与老婆在鼓楼转转,吃饭,逛街后回家。

21号上午,带孩子坐车去了鼓楼医院,抽血化验后回家,下午去拿化验报告,指标正常,孩子无事,今天本是一个开心的日子,但今天的行程确给我后面的心理折磨留下了关键的伏笔。

每天要学习防疫知识

前面说了一堆,后面才是这么多天的心理折磨。

22号中午开车带着老婆孩子回老家了。孩子已经看到新闻说疫情人传人,要求带口罩,我们还没有太重视。心理觉得孩子小题大做。

23号,看到武汉封城,心理有了一丝严重的感觉晚上得到武汉工作的表哥从武汉回了老家,让父亲打电话给他,让他今年别来拜年,父亲还不高兴,不愿意。不过表哥倒很自觉,发了短信过来,说今年不过来了,他在家自动隔离。为他点个赞。

24号至26号,正常生活,拜年,聚会,26号正月初二晚上,第一次心理紧张。隔壁乡镇出了一例,那本来是我们初三要去的地方,立即商量,取消行程。第一次感觉到新冠离自己如此之近。

春天来了,花开了

河边钓鱼的人

27号,一个更不好的消息从同事那边传来,我南京生活小区出了两个疑是。他们夫妻21号晚上到过小区,虽然我22号就走了,也不认识他们,但一种担心在我脑中不时出现。我开始关心自己的身体,出门只在自己家院子。29号在网上关注防疫新闻的时候南京市的一则疫情消息,他的行动路线刺激了我,他21号去过鼓楼医院,我21号正好在鼓楼医院。好吧,我是有可能接触病毒的。

29号至2月5号,我每天关注自己身体状况,每天测好多次体温,到5号就超过14天了,没有异常,稍微松口气。我又开始出门钓鱼了,地点就在自己家门口。老婆告诫我说最近天气有点冷,你不要被冻感冒了,现在形势下感冒也很麻烦的。我没有听进去。,不好的事情发生了,2月12号下午,我突然发热了,低烧37.8,肌肉疼痛。网上24天潜伏期的消息突然出现在脑中。村里医生问了下最近14天的行程,给我留了一点药。吃完药,喝了点红糖姜茶我就睡觉了,脑子里一直在想我是不是中奖了,我是不是那个超长潜伏期,我虽然没有接触接触病人,是不是通过空气传染了,我要是中奖了,家人怎么办。就在这胡思乱想中人慢慢睡着,晚上出了一身汗。第二天醒来第一件事情就是量体温。体温正常.13号一上午我半小时量一次体温。哈哈,跟网络上说的一样。

13号下午,体温正常,但我突然打嗝,而且不停止,这个症状我前几年也出现过几次,但这次武汉第一个死亡的病人好像也有打嗝3天的症状。猜疑再一次在我脑中出现,究竟是不是要去医院。我们县总共出现了3个,都在县人民医院治疗,我很担心去医院被隔离,被传染。就在这犹豫不决中度过两天,每天都测量很多次体温。体温正常,也没有其他网上说的症状,到17号打嗝还是没停,我决定还是去医院,但不去人民医院,去另外一家,中医院。到了医院,我同学听了我的述说,宽慰我说没事,帮我验血,做了个胃镜。反流性食管炎。帮我挂水。好吧,不打嗝了。

挂水中

到今天22号了,回老家1个月了,各种症状都没有了,明天返回南京了。这次感冒让我焦头烂额。

各位大师,疫情虽然基本控制了,但大家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身体,特别是湖北的兄弟姐妹,这时候普通感冒发烧也比较麻烦。

用这条1.5斤的鲫鱼镇楼,也用它来补补我的身体